月睡咯~

百年随手过,万事转头空

【米英】追赶自由

我已经追赶它好久了,久到我难以想象。
从雨雾弥漫的故土来到这个阳光普照的世界之心,可是我知道的是,我还是没有追上它。
我明明已经离禁锢之地那么那么的遥远了,我还是觉得我的灵魂得不到超脱。又时长感觉到它在空中被风拉拽着,居无定所。
禁锢我的人已经害怕了没有我的时光,他们开始忏悔自己以前的冷硬心肠。并且拜托和平的信使衔来树叶,希望我能够接受。
我拒绝了,在追赶它的长久时光里,我几乎已经淡忘了那些愚蠢和不成熟的过往。但这并不代表我能够原谅他们,即使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错误。
因为是他们把我推进了另一个被囚禁的深渊,追赶它。
我的肉体已经在自由的风里呼吸了好久了,可是我的灵魂却在禁锢的牢笼里居无定所。这牢笼仿佛被无限放大,我怎么跑也跑不出去,又仿佛无限缩小,贴紧我灵魂的血肉让我无处躲藏。只有追赶它,我才能感到一丝安宁,虽然我已经疲惫不堪。
又是一个宁静而无聊的午后,至少茶香可以带给我些许乐趣。我希望发现一些使我惊喜的东西,直到一颗足球飞过来,直接把我的桌子掀翻,并且把我的茶撒了一地。
正当我在咒骂某个不知名的白痴时,海风吹了过来,我看见的是波光粼粼的大海。
“hey,Are you ok ?”
我对于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曾经不屑一顾,甚至对我中国同学说过,罗密欧与朱丽叶不过是见色起意。
直到现在,我痛快得给了从前的自己一巴掌。因为对视上他的眼睛,我就知道我的灵魂终于停止了奔逃,生机在残破一角慢慢复苏,直至将所有血肉包裹,并且一瞬间冲破禁锢。
我只是扯起微笑,他绝对不会知道这一瞬间他干了什么,他给了我什么,又或者说是我追赶到了什么。
我只是回给他一句话。
“Ok?Are you kidding?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应该是我在这里发的第一篇文章??
我不是很会描写这种文体的说……
这里解释一下啊。
英是个同性恋,然后他被父母和兄弟排斥,只身来到美国,寻找或者说是追赶自由。但是真的离开久了,他却迷失在追赶自由的途中了。
然后他很久很久以后,终于遇见了米。
这里祝英sir生日快乐,也希望他和他的自由可以幸福。
最后我要说什么呢?还是加一句吧,天佑女王?
生日快乐,亚瑟。

评论(1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