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【杰佣】昵称

天哪……第一次写除aph以外的同人文……字数还这么多……不,我绝不跳坑!(一个游戏,一个漫画,两个一起在应该没事吧?大概?话说我的坑好多怎么办?

ooc注意……应该还有一p

今天好像回家早了,杰克心想着。
来这个庄园已经个把月,他当监管者倒是收获了一个他以前不敢想象的一份礼物。
一个爱人。他想着小奈布的脸笑了,哪怕那张脸挂着嘲讽的笑也一样可爱。杰克先生把自己的面具挂在了墙上,有些疲惫的倒在了床里。柔软的棉被,他承认他有些困了,今天虽然回来得早,但是工作一点没懈怠。里奥他女儿就知道拆椅子,害得他满庄园找椅子。
改天要让里奥管管他女儿,不为别的,庄园经费不多,省一点没啥不好,他不想因为修理费超标而啃馒头。
“嘀嗒,嘀嗒……”安静的房间里,古老时钟的分秒针交替声显得分外嘈杂,在杰克耳朵里无非是一曲技艺一般的演奏家的安眠曲。啊……奈布怎么还不回来?没有他时间真的是一秒钟也显得漫长啊。
杰克睡着了,就这样躺在床上,被子也不盖的。也不怕着凉……奈布看着他的爱人有些头疼,并且看着他压在身下的被子更头疼了。这个白痴,睡觉也就算了,被子也不盖,感冒了别指望我会照顾他。
奈布叹了口气,挠挠头,把沙发上的毯子盖在了他身上,趴在床的另一边看着杰克。他的睫毛好长啊……奈布笑了笑,突然又脸红起来,md,我在干嘛?他连忙站起来,有点手足无措,却又轻手轻脚的,怕把熟睡的人吵醒,把他的偷窥抓个正着。
当他听见依旧平稳的呼吸声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,又莫名觉得有点可惜。奈布继续趴再床边看着杰克的睡颜,过了一小会,他伸出手用指尖摸了摸杰克的睫毛,嗯,软软的。有着厚茧的手指,好在手型还是纤细好看,虽然及不上杰克的节骨分明。奈布脸红了起来,这次是直接红到耳尖,他想起杰克每次都最喜欢吻他的手和身上的伤疤。
他的手指碰到了些柔软的东西,奈布一惊,吓得跳了起来。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用手撑着脑袋,带着些许笑意,望着他。奈布的脸红得更彻底了,他意识到刚才他碰的是什么了。
他有些气急败坏的质问那个躺在床上嬉皮笑脸的混蛋,“你……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“刚刚一个调皮的小猫用他的爪子挠我的睫毛的时候。”杰克只是笑,他该庆幸他醒的早,这一幕真的是太难得了。
“你……你说谁呢!!”奈布气极了,这个混蛋混蛋混蛋……心里明明已经把这两字刷屏,并且站着被他调戏,自己却不能一拳打过去。
杰克开心极了,他一用力把站在床边的奈布拉进他的怀里,奈布没有反应过来,一个失重叠在杰克怀里。杰克被他砸得一个闷哼,不过嘴上倒是不停。“hey,小奈布,你这是在投怀送抱吗?”
“闭嘴!混蛋,明明是你拽得我!”奈布慌乱的回嘴,想要挣脱开来,不过这两爪子也缠得太紧了吧?
“别动啊……我的小猫,小奈布……今天我是真的有些累了……艾玛她的工具箱真的是令人头疼……”杰克的声音懒懒的,他下巴蹭了蹭奈布的头发,又低低得笑起来。“陪我休息一会?嗯?奈布?”
“被艾玛小姐拆椅子也是你活该……”虽然嘴上不饶人,奈布还是乖乖得不动了,他只是靠在杰克的胸前听他此起彼伏的心跳声。
“杰克……”
“嗯?”
“没什么……就是想叫叫你。”
“你叫吧,我的小猫,无论多远我也会听得见的。”
“闭嘴,还有,把这个腻死人的昵称改掉!”
“那你喜欢哪一个?小老鼠?小豹子?小狮子?我认为还是小猫适合你。”
“闭嘴吧你。”

@一个特别皮的佣兵 还差一p,真的,我会填的……大概?自己露中还没填坑的小声bb

评论(13)

热度(1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