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【杰佣】昵称(下)

“你最好直接杀了我,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回荡,当杰克再一次从黑暗与迷茫中醒来,身边的枕头已经没有任何温度了。杰克有些紧张的坐了起来,直到他的饥饿的鼻子闻见厨房里的香气。
我猜猜看,今天的汤是什么?蘑菇奶油?杰克这样想着,放松地躺下了,看着天花板上价格不菲的水晶吊灯。为什么庄园主总是偏爱黄色?偏偏要用这个来彰显他暴发户的本质吗?
“起来吃饭啊!”杰克的嘴角勾起满足的弧度,这样的日子真的是美好。奈布看着床上无动于衷的人,以为他还在睡。有些无奈地走过去,用手撑着床,刚想再吼一嗓子,就看见杰克带着戏谑的眼神。
“你还是饿死好了。”奈布带着怒气,瞪了瞪眼,手肘一弯,用额头狠狠地撞了一下杰克。
“嘶!奈布,你要是撞死我,你准备的晚餐不就没人品尝了?”杰克调笑着,慢悠悠地坐起来,用手揉了揉奈布的额头,好像被撞得不是他一样。感觉额头上被不轻不重的揉捏着,奈布有些羞愧,他用眼角撇了撇杰克有些微肿的额头。“真的是……”奈布用手拍开杰克的爪子,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瓶上次艾米莉去东方带来的药……是叫红花油吧?
奈布倒了一点在手上,说实话,这个真的不好闻。他小心翼翼的抹在了杰克红肿的额头上,他用拇指揉了揉,观察了一下杰克的表情。这货直接闭目养神好不自在,奈布冷笑。
“嘶――小猫,你下爪也太狠了吧?”
“切,要么起来吃饭,要么明天也别吃了。”奈布翻身起来,走向厨房,后面没人跟上来,奈布挑挑眉“我这就把饭喂巡逻犬。”
“呵呵,那我会让瓦尔莱塔小姐把它做成最完美的标本。”
“……那也是你们监管者的事!”奈布转过身,一脚踹在了床栏上,杰克感觉床铺震了一下。
“别生气啊。”杰克下了床把刚想走的人揽在怀里,用下巴抵着他的脑袋,蹭了蹭。
“切……谁生气了……”奈布翻了个白眼,挣开杰克的怀抱,“你再皮,我就让你睡客厅。”
“是是是。”
当灯光烘培着淡黄的墙纸,勾勒的花纹开始生长蔓延,夜的神女和睡眠的精灵在月的舞池里共舞,橡木的古老挂钟已经敲响了午夜的钟声。杰克坐在床前喝牛奶,这是他的习惯,他的睡眠因为一些回忆总是很糟糕。温热而柔滑,他感觉到那带着些许腥味的液体滚进他的胃里。
奈布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,水汽把他的皮肤蒸腾成淡淡的粉红色,身上的睡衣有些松松垮垮的。杰克看着他的恋人,笑了笑,把喝了一半的牛奶搁在床头柜上,把奈布拉到他跟前来,将头埋进他的怀里。
“奈布你扣子不扣好是在暗示我什么吗?”杰克抬头,轻轻吻了吻奈布的下巴。奈布笑了,他把手搭在杰克的脖子上,吻住了他的唇,他用小舌缠着杰克的舌头,吸允了一下,杰克愣了愣,随即用手按住奈布的头,加深了这个吻。他们的呼吸互相牵引着,奈布有些喘不过气来了,却又不愿意认输,他推了推杰克。杰克停了下来,这两个人之间勉强分开一条缝,可是他们鼻尖还是相抵的。呼吸又有些急促了,奈布伸出舌头小小地舔了一下杰克的嘴唇。“你别动……”
他说完又开始小小的细吻着杰克的唇角,用虎牙轻轻地咬了一下杰克的笔尖,然后有些不明所以地笑了,呼出的气喷在杰克脸上。“你的牛奶腥味怎么这么重啊?”
“要来点吗?”杰克用手环住奈布的腰,轻轻地舔了一下奈布的锁骨,像是在吃什么糖果一样。
“好啊……你喂我啊……”奈布勾起一抹带着挑衅的微笑,用膝盖抵在杰克两腿之间。杰克眼神暗了暗,他拿起牛奶喝了一口,对上奈布的嘴,舌舌交缠,奶液滴在了奈布的胸口,滑了下去。“怎么样?小猫,还满意吗?”
“切……还没喝多少呢……”奈布喘息着,杰克闻言只是一笑,翻身将奈布压到了床上。
“那就再来点好了。”

可以了,想看肉?没有的,不存在的,处女车是不会这么快开的!我不是老司机开不动,顶多帮你们推推婴儿车就不错了~hhhhh,有一些小细节ooc了,抱歉啊……对于这两个角色拿捏得还不是很好……因为才喜欢没多久……hhhhhhhh口娘娘几哇~撒有啦啦~ @一个特别皮的佣兵 OK了……我瘫会……
1p看评论

评论(2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