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墙角一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

露中,短篇,国设,与正文无关。
首发百度贴吧。

王耀一直认为一些东西是有灵性的,不然他怎么会逛到一家精品店,又凑巧看见快要下架的围巾专柜,并且在各式各样的韩款日款中,看见那一束腊梅。
黑色的围巾,两边各绣着一束腊梅,这红红小小的花啊,在这即将过去的冬天里开得好不灿烂。王耀向它伸出了手,他仔仔细细的抚摸着那一朵朵小小的梅花,这一看就知道是用机器纫出来的,梅花心只不过是几条横线,和当初进贡到朝廷上的比可差远了,或者说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即便如此,王耀依旧爱不释手,他用指腹轻轻地临摹着这小小的花,一边想象着它开在雪里该是怎样的风景,仿佛眼睛都要粘在这条围巾上了。直到收银台旁边的老板,出声道,“喜欢吗?小姐,可以带上试试看。”
“啊,什么?不,我……”王耀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摆手,也不知是反驳老板的谓称还是说自己不喜欢这条围巾。老板先是因为他的声音而惊讶地瞪了瞪眼,然后又为了手里这换季的商品快些出手,她赶忙说到:“这是百搭的,男生也可以试试看,换季折扣,两条6.6折。”
“两条六六折?好,那我再挑一条。”王耀本身还有些犹豫,快要换季,围巾买了浪费,一听有折扣,就果断起来了。他先把手里的围巾递给老板,然后转过头看着一柜子的围巾,陈列的围巾各式各样的,让人眼花缭乱。王耀看了许久,终于把手伸向一条白围巾,这条围巾没有什么花纹或者条纹,米白色的,边角上用金丝线绣着两片的树叶,这树叶一些特别,是倒三角的棱形,叶边上还有些小锯齿(1)。
王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笑了起来,他摸了摸那小小的叶片,对着老板说,“这条,和刚才那条多少?”
老板笑眯眯地说,“一共105,便宜多了,要不再多买几条?”
“不用了……”王耀汗颜,他摆了摆手,付了钱,准备走人,老板又连忙说到,“办张会员卡吧?免费的哦。”
“会员有什么福利吗?”王耀来了点兴趣,他停住了脚步,问道。
“会员平常八八折,逢年过节有福利,算个积分,拿个礼。”老板念叨了起来,跟快板似的。
“嗯……好像还不错,不过,算了吧。”王耀歉意地笑了笑,指了指外面刚刚停好了的黑轿车,“我恋人来接我了,要走了,拜拜。”
“唉?等等,我们这前几天新到了的情侣戒,看看吧……”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王耀夺门而出,失去了暖气护体,他打了个寒颤,一哆嗦得窜进车里。伊万在驾驶座上笑眯眯地看着,坐进来后,向双手哈气的王耀,用自己的手捂了捂他的手,“小耀和那个女的聊什么呢?这么开心?”
“人家就推销而已,”王耀鄙视地看了伊万一眼,然后从购物袋里掏出一个东西,丢到伊万脸上,“诺,朕赏你的,开车,朕要吃夜宵。”
伊万接过王耀丢过来了的围巾,笑了,围在了脖子上,现在两条围巾的他看起来像得了甲状腺(2)似的,王耀被他逗笑了,“傻子,快开车。”
“哦。”
墙角一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
遥知不是雪,唯有暗香来。

(1):是白桦树的叶子,倒三角的菱形或卵形。
(2):俗称大脖子病。

评论(1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