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离人愁(上)

露中,大学生设定,毕业季,分手季。

“伊万,我们分手吧。”
那天,在食堂,王耀放下他的餐盘,坐在伊万对面,是这么说的。“伊万,我们分手吧。”
他的东西倒是收拾得干脆利落,伊万还来不及留恋什么,他就毫不犹豫地搬出了他们一起居住了982天的出租屋,相处了23568个小时的地方。他非常快得离开了他的视线,本来,金融系和中文系就离得很远。本来,没什么事情两个系的学生是根本不会碰到一起。
伊万还记得他那天的回答,只有一个字,他也如愿以偿地没有错过王耀眼里的,一刹那的,山崩地裂。
“好。”
伊万记得非常清楚,在他们分手前一周,王耀在教学楼天台问他,毕业后干什么去?伊万也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回答,回家去。王耀先是愣了愣神,也是一句话没说。而后伊万问了一个此生他永远记得的一个问句,“你呢?干什么去?”
然后王耀的反击把伊万一击毙命,“回家啊……回我父母那去。”
他们的回答倒是出奇的一致,伤害也不分深浅。以后他们一个会在莫/斯/科的寒风里,一个会在杭/州的烟雨里。他看不见北国春夜的风雪,他也看不见西湖夏日的飞絮。
而后,王耀站了起来,背对着伊万,面对着如墨的黑夜。轻轻地轻吟浅唱起来,伊万是记起来了,那是他们认识得第一晚,王耀在校庆上唱的曲子。
“今人断了肠……今天隔一方……今生与你相见无望……”
伊万使劲地从记忆的缝隙里抠出这首歌的名字,抠得他指缝溢出些血来,也是记不得了。
王耀转过身来,默默无言地望着他,眼睛就像一口深井,清得伊万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,倒是少见得晃动起来,是水在晃动。
“繁华落幕离人难敢诉衷肠……今夜仍见昔日悦吾异域郎……”
“今夜太漫长……今两股痒痒……今人比枯叶瘦花黄……”
是了,是了,伊万记起来了,这首歌对于当初涉猎中文尚浅的他而言还是太过晦涩难懂,如今倒是可以窥见几分意思,似乎是叫离人愁……
伊万把这歌名放在嘴里反复咀嚼了几番,离人愁,离人愁。王耀啊,王耀,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?明明说得是这般绝情。
“东挡西杀,南征北战,渴饮刀头血!喔呵呵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王耀的戏腔伊万好久没有听见了,上次估摸也是两年前了。也是两年前,王耀把心思一心一意地放在了金融上,和阿尔那小子整天聊一些伊万不明白的概率,走向,资金……不过,那又怎样呢?王耀依旧是喜欢文学喜欢得紧,如果不是父母要求和他自己对于金融的天分,或许他们就同系了。
伊万的思绪魂飞天外,王耀也只是唱着。
“繁华落幕离人难敢诉衷肠……昨夜又见当年弃我不归郎……”
……
“我应在江湖悠悠……饮一壶浊酒……醉里看百花深处愁……”
伊万抬起头看着王耀,刚才,他好像有句词唱错了?又或许是我记错了?好像和前面那句不一样?他之前唱的是什么?伊万恍惚得觉得,他如果不记起来,会失去更多。
“梦里殇此情高几楼……”
王耀只是唱完了这首歌,而后冲过去,抱住他,抱得紧紧的,伊万回抱他,非常用力的。用力到伊万有种他们几乎要融为一体的错觉。他觉得自己的衣襟湿了,他只是叹了一口,把头埋在王耀的肩窝。他听见王耀低如蚊吟的细语,带着哭腔。
“今生与你相见无望。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还有一p,没这么快放过他们的,哈哈哈哈哈哈哈,一有灵感就是虐文我也没办法……哈哈哈哈哈
歌词摘自《离人愁》,部分需要改词致歉。

评论(6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