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离人愁(下)

露中,大学生设定,毕业季,分手季。

王耀还记得他们的初遇,那个白金发色的少年在课上念着普希金的诗词。那时,他喜欢文学却去了金融,对文学有着强烈热爱的他常常绕路去中文系听课。
他还记得,那天的阳光正是明媚,天空万里无云,似极了他那烟柳飞远的故乡,这天也正值是校30年庆。也是那天,平淡的古井印上了北国的紫色极光。
他还记得那像极了星空的眸子,就连那普希金歌的凯恩也不及他半分。那时,他在用他那带着厚重的俄/国口音的中文念着普希金的名诗:您和你(1)。
再搞笑的读音也让王耀沉醉了,这就是为什么罗密欧对于朱丽叶的爱情是那样不顾一切的了,因为,爱,就是这般模样的。王耀真的高兴极了,他那整整一节课都盯着那个俄/国人,带着他自己也没有注意的,温柔的,微笑。他只是笑着,哪怕只是看着他,他也觉得万般柔情涌上心头。怎样都好,只要注视着他,王耀就觉得像在母亲的怀里一样温暖。
“她无意中把客套的您……脱口说成了亲密的你。”
王耀清楚的听见他念着,他从未如此觉得时间是这般漫长,从未如此想念下课的铃声,从未如此想要跑到他跟前介绍自己,想要对他说,hey,您好!我是王耀,您可以和我做个朋友吗?
“于是一切幸福的遐想……在恋人心中被她激起.”
王耀看着那个俄/罗/斯人在讲台上高声着念着这首诗。他盯着这个东斯拉夫人的薄唇,他有点怀念亲吻的感觉了,他这是怎么了?被爱神开玩笑了?
“我满腹心事站在她的面前……把视线移开,我着实无力;”
丘比特啊,可爱的爱神,如果这是个玩笑请继续开下去好吗?请放弃我这个已经陷入泥沼的人吧,我真的真的没办法移开我的目光,那相当于扼住我的喉咙,让我窒息,王耀是这样想的。
终于,下课铃声姗姗来迟,学生们开始收拾他们的课本。王耀噌得站起来,他恨不得自己现在轻得像一片羽毛,可以飞向他,又自己给双腿灌进了铅,几乎寸步难行。
他终于气喘吁吁得来到他面前了,但是两瓣嘴唇好像粘在了一起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俄国人有些疑惑得看着他,王耀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如沐春风的笑意。终于磕磕绊绊得挤出来一句话:
“您……您能和我做个朋友吗?”
伊万只是笑着,把王耀的头发往后捋了捋,然后继续用那个厚重的中文说了一句话,
“或许,你可以把……您换成你。”
王耀眨了眨眼,瞬间脸红了起来。
刚才那个俄/罗/斯人还在念的啊,念着普希金短暂的小诗,有着的绵绵的爱意,您和你。
“我对她说:您多么可爱!……心里却想:我多么爱你!”
他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。
“叮铃铃!!!”
王耀顶着浓厚的黑眼圈把宿舍的闹铃拍到地上,他承认,离开伊万的每一天他都噩梦连连,他几乎无法入睡。
昨天刚刚好拍了毕业照,王耀叹了口气。他走向房间里的日历,看着一天一天的流逝,他用手慢慢得细数着,原来,只有3天了吗?他转过身去,仿佛被抽干了全部的力气,重重得倒在了床上。日历上,有句话引人注目极了,那是标在这个月6号上的,标得清清楚楚的。
“今生与你相见再无望”
而后从7号开始,每个日期都被划得有些花了,是指甲的划痕。
他度日如年,却又惜时如金。
“王耀,去系里吗?再有3天我们就毕业了!”
阿尔弗雷德从门外进来,看着王耀呆呆地坐在床上,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。他记得很清楚,那天,王耀是满脸泪水的来他的宿舍的,然后就开始行尸走肉了。
“hey,王耀,我说……你也不用这么那啥吧?你们不是有句老话吗?什么来着……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根草??”阿尔弗雷德拍了拍王耀的肩膀,“又不是没人喜欢你,之前的情书收得可比本hero多了两倍诶。”
王耀没有说话,他只是转头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,那双眼睛,已经枯萎了,像荒郊野岭无人驻足的枯井。阿尔弗雷德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,连忙对他说,“不想去是吧?行行行,我和系里同学说说,没事没事,出去散散心吧?”
“谢谢你了……阿尔,我没事。”王耀只是摇摇头,继续呆呆得看着日历。“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。”
你都长蘑菇了你,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吐槽到。“行吧……本hero还有很多事,先走了哦,你自己OK的吧?”看着王耀无所谓地胡乱点点头,阿尔弗雷德只是叹了口气,转身出了宿舍。
“劝君王饮酒听虞歌,解君忧闷舞婆娑…… (2)”
王耀初起悬调,低眉唱起,朱唇轻启,那分别了数日的音调依旧如此熟稔得飞出歌喉,他记得,这后几段,他给伊万唱过。
“嬴秦无道把江山破,英雄四路起干戈。自古常言不欺我,成败兴旺一刹那……”
他还记得伊万当时眼里的光彩,哪怕,他并不是非常能够理解,可是依旧带着那个目光看着他。是,看着爱的目光。
“宽心饮酒宝帐坐……”
他现在能理解吗?能知道这是出自哪里吗?能知道,这初起平调,带着凄切的语句吗?
能知道,那个为他唱的人现在是何许的心情吗?
王耀只觉得自己比这虞姬还要苦上3分,这没有兵荒马乱是年代却不能与爱人长相厮守,这是何等的苦楚?
“愿以大王腰间宝剑,自刎君前……”
王耀只是走了个步子,手里好似捥了个剑花,又轻轻偏身,仿佛把这剑已经抵上自己高颈。
“……贱妾何聊生?……”
“罢……”
这句吟完,他只是轻轻挥了挥剑,倒退两步,跪坐在地上。两行清泪,悄然滑下。
“今生与你相见无望……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(1)普希金名诗:您和你
(2)《楚汉争-霸王别姬》节选
累死了累死了,非常理直气壮的求小红和小蓝!现在我还没去洗涑……都12:36了……QwQ

评论(5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