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百年随手过,万事转头空

勋章:

梦里的星空:
米英
“hey,亚蒂,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超级厉害的英雄!就像我的偶像,奥德修斯(1)一样!”
阿尔弗雷德坐在旷野上,注视着散发着妙曼的光的星辰大海,每一颗星星都是纯净而透明的灵魂,他们也在注视着少年和他幼稚却又坚定的愿望。
他大声的,好像是宣誓一般,对着他身边的那个有着碧绿瞳孔的人说着。然而,他身边这个绿眼睛的精灵只是撇撇嘴,发出不屑地嗤笑,“得了吧,你还是想想怎么通过明天的术法考试比较好。史蒂夫先生可不会因为听见你这不切实际的话,而给你的评卷上写上a。”
“啊――亚蒂,你又打击我。hero我肯定会通过明天的考试的。”阿尔眼里滑出了一丝狡黠,他好像不是很在意得朝亚瑟摆摆手,继续看着满天星辰。
“切,我才不信,你该不会耍一些小聪明吧?”亚瑟带着疑惑和惊讶看着阿尔弗雷德,而后用焦急的语气说了一句,并且越来越大声,“你要是这么做的话,我告诉你,你肯定不会成为一个英雄的!顶多狗熊!”
“hero我怎么可能是哪种人??”阿尔弗雷德惊异得跳了起来,亚瑟被他这么大反应吓了一跳。看着阿尔的神情没有在开玩笑,他挑挑眉,眼神看向别处,声音也渐渐低下来了,“谅你也不敢在史蒂夫先生的考试上作弊。”
“我肯定不会作弊,无论是不是史蒂夫先生的课都一样!”阿尔弗雷德有些生气对亚瑟说到,接着又一句话脱口而出,“而且史蒂夫先生的严厉和他的发际线基本持平,我可不想挑战他和发际线一样深的权威!”
当阿尔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的时候,亚瑟已经笑倒在地上了,几乎喘不过气来,笑到眼泪都出来了。阿尔弗雷德瞬间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忏悔。
“亚……亚蒂……你不会告诉史蒂夫先生吧?你要是和他说了……别说这次术法考试了……他不会让我毕业了……”阿尔弗雷德眼巴巴地望着亚瑟,亚瑟笑到气短,他抹了抹眼泪,坐起来。勾起嘴角,“恭喜你,阿尔弗雷德,你又有一个把柄落在我手上了。”绿色的眼睛带着还未消失的笑意,就像静谧的湖水激起的波澜还未散去。
“好亚蒂,你看着我们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也不会舍得让我永远毕不了业吧?”阿尔的手缠住了亚瑟的胳膊,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亚瑟汗颜,他嫌弃地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脸,“知道了……不过,你要帮我做一星期的宿舍卫生。”
阿尔频频点头,不过他的手还是没有松开,只是从缠着到握在一起。“你干嘛?放开啊。”亚瑟推了推他的胳膊,见挣脱不开,也懒得挣扎了。他看向阿尔,阿尔弗雷德没有看着他,而是看着星空,勾起一抹微笑。漫天的星星好像映在了他蔚蓝的眼里,就像在大海上,大海上的,舞蹈着的,披着白纱的精灵。
亚瑟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,这个笑容太纯粹了,仅仅只是笑而已,是发自内心的笑而已。他突然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悲伤涌上心头,眼前的这个人,会发出耀眼的光芒,飞向群星,成为吟游诗人嘴里不成句的小调,和竖笛谱写的优雅诗篇。
而他在哪呢?他好像看不见那片大海上有他。孩提的心思总是难以掩饰的,亚瑟的呼吸困难起来,他几乎在被恶魔夺去生命,这仿佛是他自己给出去的?年幼的他还不太能够理解这种心情,但是,他知道,如果他们两分开,他会难过到窒息。
“亚蒂……你猜,那个星海的尽头是什么?”
阿尔的声音好像来自远方,来自轻风,来自星星,远到亚瑟抓不住,轻到亚瑟握不着。他压抑着小小的呜咽,用带着喘息和颤抖的声音回答到,“……我不知道…大概是……是…奥德修斯的故乡吧?”
“我想也是呢。”阿尔弗雷德笑着看着他,用手擦干了亚瑟眼角的泪水,“我们会一起去的,对吗?”他举起他们的手,对着望无边际的星河,又重复了一遍。
“我们会一起去的!绝对!”
亚瑟呆了一下,难怪啊,他没有在那片海上看见自己的身影。他笑了起来,就像阳光下碧波粼粼的湖水。因为,他一直都与大海同在啊……又怎么会印在海上呢?
“亚蒂,我会成为一个厉害的剑士,我的术法也不会落下的!”
“奥德修斯是我的偶像,但是我是绝对不会把佩涅洛佩(2)丢下的!”
“亚蒂,我们一起去吧!去星辰的尽头,成为吟游诗人嘴里的诗。”
亚瑟听不见自己的回答,但是他看见阿尔弗雷德的笑是那般灿烂,他也笑出来了,已经了然于心了,不是吗?
阿尔听见眼前的人只回了他一个字,他梦寐以求的那个字。
“好。”
故事开始在最初的那个梦中
满天星光只因为我们而闪烁
我看到平凡的我们也会
有一刻不同……(3)
星星开始演奏钢琴曲,它们将光芒洒在那两人身上,是透明而纯净的灵魂的馈赠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tbc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最近中了勋章的毒了……循环播放……
(1)奥德修斯(英语:Odysseus),又译俄底修斯,是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,对应罗马神话中的尤利西斯。
(2)佩涅洛佩,奥德修斯的妻子。
(3)节选自鹿晗的《勋章》,部分改词致歉。
作者有话说:还有啊!!至少1p,这个设定还是很棒的!!and……我在想要不要把以前在贴吧的那个米英短文合集发过来……因为是一起的,都是短文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