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窗外的云

我纯洁而至美的天使啊,窗外的云代表我的心事,它们洁白美好,正如我恋上你。

窗外的云
露中
私设如山
没有坐过国际航班,然后也查不到,所以所有服务用语全属瞎BB,抱歉。
王耀这里身高175,私设。
所有英文都是百度翻译的……有错误拜托指出,作者的英语已经差到可以被亚瑟的死扛给噎死了。
带*的说明我认为你们需要翻译的,我会标明在注释里的。

他透过透明的屏障注视着窗外的云。高空的云没有被尘埃污染,它们洁白得像天使的翅膀,他可以看见是在神殿里振翅的天使。画家紫琉璃一样的眼睛记录了这一幕,就像画面一般在他脑海里定格,他只需轻轻挥动画笔就可以描绘下这一切。记录天使们飞舞的轨迹,记录他的洁白,记录他的美好。不过很遗憾的是,他的画具和他的行李正一起在托运往俄/罗/斯的货带上。
希望这场空中之行能早点结束,他是这样想的。
“What would you like to drink?Sir.”标准的美式英语,清澈的嗓音让他回过了神。年轻的画家对打断自己灵感飘浮的乘务员有所不满,但是还是非常礼貌回应了一下。
“NO,thanks。”他回头,那清秀的东方人印在了他眼里,在那幅画里。他清楚的看见脑海里在神殿上飞舞的天使,是这般美好的模样。“Oh,Hold on, I want some coffee.”
王耀有些奇怪得抬起头来,很少有人在说了NO,thanks后又连忙改口,他在心里耸耸肩,还是继续的自己服务,从他的货车二层拿了一听咖啡给眼前的外国人。他瞥了一下眼前的人,说真的他长得很英俊,看着让人很舒服,睫羽浓密,刀削的面容,轮廓分明,光感在他的脸上完美体现。斯拉夫人的睫毛轻颤,目光微移便和那个打量着他的精灵撞在一起。王耀吓了一跳,他的眼神偏离了眼前人的面庞,看向后座。隐晦的心事被抓个正着而落荒而逃,明明他只是报着欣赏的意思啊。
“Excuse me……”伊万不知道说什么,但是他真的想和他搭话,但是刚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,他几乎能够预见他的天使振动翅膀离开他的身旁了。王耀回过神来,连忙把手里的咖啡递给他,“I'm sorry,here you are。”他低下头,脸上染上名为尴尬的红晕,他竟然看着客人看到走神实在是太不应该了。他非常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他能够感受到那道炽热的目光在扫描他。看你干了什么?王耀。他的红晕里带了些其他道不明的东西,但是现在他不想去弄明白,窘迫几乎把他淹没。他如芒在背,本着自己的职业素养又问了一句,“Is there anything else?*”希望他能够读懂空气里的尴尬快点放我走,并且停止他那炽热的目光,王耀近乎迫切地想到。
“Oh,yes。”
Oh,damn……听到这个回答的瞬间,王耀在心里骂了一句。很明显,这个不知道哪国的人不打算放他走,并且也没有打算停止他不礼貌的目光,可偏偏他不能说什么。
伊万真的要感谢王耀的那句'Is there anything else',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来留住他的天使。他只是勾起嘴角,面前的中国人眼里带着些许不耐烦,窘迫,难堪,但是依旧非常优雅地保持微笑。他该想想怎么和他的天使沟通了,比如,怎么把人给拐回莫斯科。
“Oh,ok.What do you need now?please.”王耀依旧保持着标准微笑和他沟通,哪怕心里已经把这个不知道哪国的人骂上了好几遍。刚才我就应该直接绕过他,王耀恶狠狠地想着。莫名的,以前也不是没有遇见难缠的客人。可是,离开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。
“En...Is there a black Russia?”伊万思考了一下,漫长的旅途,他确实有点想念伏特加的清冽了,不过……他扫了扫王耀的货车,很明显,这里是不会出现这种高浓度的鸡尾酒,王耀的回答也一如他所料。
“I'm sorry, sir.We don't have black Russia(1) here。But,we have Screwdriver(2),do you want a little?”
“Oh... But I don't like orange juice.”王耀有些烦躁了,橙汁??这可是明摆着的用伏特加作为基酒的鸡尾酒,即使度数有点低,他竟然直接称呼它为橙汁?行吧,我知道这是哪国的混账人了。明显是俄/罗/斯的毛子,也难怪,只有俄/罗/斯人会有这一头标志性软发,和这该死的厚重的英文。毛子已经快要把王耀的耐心给磨完了,他尴尬地站在这里,不知道应该这么回话。斯拉夫人终于又大发慈悲得开口了,或许是看不下去东方人那么可怜的呆立,又或者说希望挽回自己在他心里的一点好感度,毕竟,是迟早要带回莫斯科的人。即使这样捉弄他非常有趣。
“let it go at that*,If I need it, I'll find you again.*”伊万说完只是朝他点点头,王耀歇了一大口气,匆忙得回应了他一下,有些急迫地走向下一个座位。
国际航班,这次空中之行还长着呢,伊万只是笑,他看着窗外的云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tbc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Is there anything else?:还有什么需要吗?

let it go at that,If I need it, I'll find you again.:就这样吧,如果我还有需要,我会再找你。

(1)黑俄罗斯:伏特加鸡尾酒,50度的高浓度酒。
(2)螺丝刀:伏特加鸡尾酒,橙味鸡尾酒,大概只有5度这样,所以伊万才会说它是橙汁……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