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成年

略微米英
“hey,来一瓶酒。”阿尔弗雷德走进街边的一个小酒吧,在等待的过程中,他无聊而烦躁的目光四处游离了一下,这家店的装潢还不错。服务生把一杯橙色饮品推给在吧台旁边的他,阿尔弗雷德毫无察觉得喝了一口。
“这是橙汁吧?老……老姐?艾米莉??”他恨不得把喝进喉咙里的橙汁吐出来,喷在姐姐亲切的脸上。“你怎么在这?”
“你姐我出来打打零工,就正好碰见了一个胡乱喝酒的小男孩,生为hero,我当然要阻止了~”艾米莉只是擦着玻璃杯子,带着笑的调侃她的弟弟,她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气得跳脚。
“姐,我已经成年了,我今年19了,OK?”阿尔弗雷德非常不满地把橙汁推回去给她,“and,hero是我的台词好吗??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以这种口头禅自称了?”
“当一个小男孩非说自己是成年人的时候,”艾米莉朝他摇了摇手指,非常酷地一个叠杯动作把所以杯子都整理好,顺带擦了一下桌子,并且把布顺手丢进洗碗池。“刚成年一天可不算成年。哦,!对了,现在七月四号还没过,你还是未成年。”
“哦,饶了我吧老姐,就几个小时而已。”阿尔弗雷德愤恨地喝了口橙汁,然后用拳头敲了一下桌子,“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这么说?”
“老弟,我告诉你,成年人是绝对不会喝着橙汁然后敲酒吧的吧台,并且把我的杯子敲到地上的。”艾米莉非常仁慈地赏了他一个白眼,而不是从吧台里冲出来把自己弟弟按在桌子上打。她只是把杯子捡起来,丢进了洗碗池,然后走过去打开水龙头洗她刚才那块布。阿尔弗雷德也跟着她转换阵地,趴在她面前看着小水花四处乱溅。“还不是因为你不给我酒……”他小声地嘟哝着。
艾米莉有些奇怪得斜了他一眼,用都是水的手使劲揉了揉他的金发,阿尔躲不及,被她摸了一头水。“hey!老姐!!”
“小男孩,和老姐说说,为什么要喝酒?”艾米莉好笑得看着她的弟弟愤怒地把自己头上的水珠抖干净。
“我不是小男孩!!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这么说??我真的已经成年了!”阿尔弗雷德脑里滑过那抹绿意,就像那天阳光下的蔷薇花叶,和肆意的茶香。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又把姐姐的杯子弄掉了。这下艾米莉发火了,“阿尔弗雷德,你就是个小屁孩,成年是指成熟,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,你永远都是未成年OK??”
“……我”阿尔弗雷德被咽得哑口无言,他只是又趴了下来,有些懊恼得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我只是……”只要证明我成年了,我就可以保护他了。
“和老姐讲讲,是不是因为那个英国人?”艾米莉用纸巾擦了擦手,又揉了揉他的头,“一切爱情都是伟大的,哪怕它还没有正式开始。”
“姐,你真的很不会安慰人诶。”阿尔弗雷德直起身来看着她,眼里都是不满,他用手指弹了弹吧台上的小装饰,“亚蒂还是说我没长大,可是我真的快要成年了,我也可以保护他了。”
“快要,画重点。只是快要,那个英国人明显比你经历得更多,他明白怎样才能让你们两个都好。但是,这只是他认为的。”艾米莉继续擦杯子,是刚才被阿尔弗雷德碰掉的,她把杯子倒放在台面上。然后看着那个大男孩咬着吸管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“你爱他吗?”
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似的,那个美国男孩停止摧残那个被咬得破破烂烂的吸管,他只是正定定得看着自己的姐姐,微微动了动嘴唇,那个答案先是在他的大脑里回旋了几圈,然后又在他的嘴边徘徊了一下。
最后,他深深得吸了一口气,
“是的,非常。”
“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,那就去做啊。你不是快要成年了吗?”艾米莉把吧台的水渍擦干净,然后把布挂在墙壁上。钟在滴滴答答的转着,她在等这个大男孩的回答。
“我想我明白了,老姐。”阿尔弗雷德笑了笑,他喝掉了全部的橙汁,站了起来,转身走向门口,“谢谢你的橙汁。”拉开门,转过头,朝她挥了挥手。
“不用谢,我会叫爸妈从你的零用钱里扣的。”
“哦,艾米莉!”阿尔弗雷德叫了一声,夺门而出,他冲向大街。
亚蒂,我会证明给你看的,毕竟,他笑了笑朝那一如当初耀眼的阳光,我快要成年了啊!

评论(1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