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百年随手过,万事转头空

谁能找得到我?

谁能找得到我?

奈布.萨贝达这样想着,他蹲在柜子里看着柜子上被空气腐蚀的红锈。他用手无聊地扣了扣,扣下一个小小的缺口,一丝自由的风涌了进来,然后转化成了二氧化碳。奈布.萨贝达感觉到了一丝闷热,不愧是燥热的夏天吗?连阴暗的庄园里都充斥着热流。他耸耸肩,继续扣着红锈,也许这可以改变他当前有些闷热的现状?不在比赛里,乌鸦们是不会多管闲事的,它们更喜欢稻草人,和他守着的稻田。或许它们更喜欢看着稻草人注视着它们偷吃稻子而无可奈何的样子。嘿,我们知道你是假冒的了,哈哈哈,滑稽的东西。不过乌鸦怎么想的,也只有它们自己知道罢了。奈布.萨贝达不厌其烦地捣弄着他的红锈。

过多久了?晚饭时间到了吗?为什么还是没有人找到我,该死的。他一用力,铁锈刺进了他的指甲里。“嘶――”他倒抽了一口冷气,虽然并没有刺进去太深,但是还是溢出了点血。我可能要去找找艾米莉了……要是感染了就好玩了。奈布皱皱鼻子,好像想起了医务室万年不变的消毒水味。哦,该死,我又不得不去面对了,讨厌的消毒水。啊啊啊啊,他在心里呐喊着,再等等,再等等,再等一分钟,要是再没有人找到我,我就去吃饭了。好饿……他听见他的肚子敲起协奏曲。

我现在开始倒数了!他对自己说着,60,59,58……他一边数着,眼睛一边透过缝隙瞥向柜子外面。风吹草动,好像很平静,他也听不见脚步声,蟋蟀和蝉倒是互不相让得开音乐会。啧,是不是我藏得太好了?下次换一个柜子藏?他呆在的柜子正好就在圣心医院的另一个小仓库的角落里,走几步路就可以看见颓圮的矮墙,以及圣心医院的大门。他百般无奈地思索着,胡乱得揉了揉头发。哦,对了,我刚才数到哪了?好像太过于关注外头的动静和心不在焉,奈布.萨贝达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数到哪里了。好吧……再数一次……这是给你放的水,他对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说着。

他又让一分钟倒流,重新数起,60,59,58……他慢慢地就这样数着,慢慢的。莫名的,他又有些担心,但是他也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。他只是觉得自己每数一秒都穷极漫长,好像在一个封闭的白色空间里呆了一万年那么久。空洞到令他害怕,是的,害怕。但是这一秒钟又是那么的快,他视野可见的纤长的嫩草被风吹得摆动一下,一秒钟就过去了。这样,他又希望一秒钟可以长一点了。

很快就要到十秒的倒数了,奈布.萨贝达不知不觉间也数出了声,用极微小的声音。
“11,10,9……”他只感觉一种冰凉的东西随着他的倒数蔓延到了他的脚趾,再到膝盖,再到胃,肺叶,蔓延到颅腔,直至填满整颗心脏,带着无法忍受的酸涩,就像你生嚼了柠檬,带皮的那种。
什么嘛,果然没有人找得到我,垃圾。他这么想着,但是那股冰凉的酸涩依旧没有停止,就快要随着他的倒数蔓延过他的头顶。“3,2……”在这个一就要掷地成声的时候,

“吱吖。”

柜子腐朽的螺丝转动了,门被人打开了,巨大的阴影将他笼罩住。

“你还打算一个人在里面呆多久?”带着冷冽的玫瑰香,华美如绸缎般的声音。他伸出他纤长的手来,像白玉一样。奈布.萨贝达盯着那只手呆了一会,他眨了眨他碧蓝色的眼睛,抬头看他。还是那张面具,苍白的,却隐藏住了他之前都没有注意过的眼睛。漂亮极了,就像倒在月光下的葡萄酒。“你是想让我公主抱你出来吗?”看着奈布没有动作,杰克面具后的眉头皱了皱。奈布回过神来把手搭在杰克手上,站了起来。

“不要。”奈布回应到,对着杰克的面具。杰克耸耸肩,扯起他的手就向着庄园的方向走去。“回去吃饭啊。”奈布.萨贝达看着那只握着他的手。没有甩开他。
“我们做个约定吧?杰克。”奈布.萨贝达站在窗台旁,让晚风轻轻抚慰着他的脸颊,连带着他发丝也跟着微微飘动。“你是刚才晚餐的时候红酒喝多了吗?萨贝达先生,看起来酒量不佳。我们可是对手啊。”杰克苍白面具后面传出那个优雅的声音。

“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?为什么会找得到我?”
时间就在这个问题过后静止了,杰克一言不发。月亮慢慢地移动着,透过云的薄纱外套照下些许微光,柔美得不像话,这万籁俱寂里,只有月光像水一样发出声音,慢慢的流淌进不眠人的心里。

“因为我……”杰克开了一个头没有下文,奈布萨贝达却因为这个回答满意的笑了。“哈哈哈哈,杰克先生,你已经没办法用优雅的敬语来敷衍我了吧?”奈布开怀大笑,月光也跟着颤动着,这给柔美而清冷的它增加了温度。“因为我们都同样孤独。”

“孤独的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躲起来,因为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要来找我。孤独的就像你不知道要找什么东西,却一间一间的固执的翻着柜子。”
“我……”杰克刚想说什么,奈布.萨贝达打断了他说的话,“不要急着掩盖事实,先生。我得告诉您,在您刚才扯着我回庄园的路上,我看见了至少3个被打开的柜子。”奈布萨贝达毫不意外得看见了面具后面的眼睛微垂,好像在思索他刚才因为漫不经心而遗漏的细节。他看见了他的睫毛,长长的,密密的,像小刷子一样。挺可爱的,奈布.萨贝达在心里小小得笑出声来。

“约定什么?”杰克沉默了一会,出了声,他好像经过深思熟虑的得出这个结论,又好像心不在焉的只是为了解决当前人的纠缠。

“不论什么,什么都好。”奈布不假思索地回应他,这个答案就像空白的纸一样,等着杰克用羽毛笔写上漂亮的花体字。“因为我们约定了,你对我而言就是独一无二的杰克,我对你而言也是独一无二的奈布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转过身去,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去了薄纱外套的月亮,笑了,小小的虎牙露了出来。“在千千万万个你中,你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你是和我做了约定的杰克,和其他千千万万个你不同。在千千万万个我中,我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我是和你做了约定的奈布,和其他千千万万个我不同。(1)”奈布绕口令似的说了好多,有些怪,好在杰克听懂了,他有些无奈地笑了,就华美大提琴奏起乐章。“好的吧,我的小先生。”

奈布.萨贝达勾起嘴角,他拉起杰克的手,“不过我们是相同的,所以我们的手可以碰在一起。”他牵着他,杰克看着在他前面领路人,只是把手握得紧了些。

“我们现在去哪呢?”

“去房顶看月亮,杰克先生。”

“乐意之至,我的小先生。”杰克思考着,下次可以为他的萨贝达先生拿些葡萄酒,他看着刚才的杯子见了底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tbc
日常不更新,……嘤嘤嘤,好吧,应该有后续。我真的好想写金纹和弹簧(因为我有这两),然后有一段时间自己一个人玩(每次我都祭天了),都想送人头了(情不自禁溜起来)。淦。

(1):改编自《小王子》,小王子和狐狸说的话我真的好心水啊啊啊啊。感情是一个孤寂的灵魂遇上另一个孤寂的灵魂!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