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睡咯~

这里月睡咯,主食露中,红色,杰佣。

是个中吹,耀厨,青团子,喜欢事实了啦(一切和世界有关的)。

喜欢灵异,玄学,会一点点占卜,塔罗。
是个文手和海报设计师~

欢迎唠嗑,我家大门常敞开,嘿嘿嘿。

国设,雷者自避。可能还会有番外,我昨晚肝到半夜两点半……

“耀,你会跳舞吗?”

伊万盘膝而坐在客厅的地面上,问着正在看诗集的王耀。王耀停下手中做着笔记的钢笔,漂亮的小楷刚刚提起过一勾。

“怎么这么问?”

“没什么……我就随便问问。”伊万垂下头,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地毯上的毛。“我会啊。”王耀又拿起笔吸了吸墨,把那个骨字写完,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到。“我说的是……你们家那种非常……怎么说呢……就是你还是大唐的时候跳的那种舞。”伊万更用力地搓揉着地毯的毛,有些断断续续地开口。

“古典舞?你想看?”王耀轻轻蹙眉,他只是把钢笔盖好,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书籍,转过头看着他。伊万感觉到了他的目光,只是非常轻微地点了一下头。王耀被他的这个动作个逗笑了,他蹲了下来,钻进伊万怀里。

“我当然会啊,不过就是……很久很久没跳了。”王耀靠着他的肩膀,掰起手指头数了数,“有个把年月了吧……”他的眼光黯淡了一瞬间,这瞬间快如光影,快到伊万捕捉不到。王耀只是轻轻扬眉,他笑得像红艳的海棠。

“想看吗?”

伊万沉默半响,抱紧怀里的人,只是闷闷的一声。

“嗯。”


北方有佳人,

绝世而独立。

那弦弦琵琶音,旷古绝今,踏月而来,宛若轻敲玉壁。编钟悠悠,是岁月的黄粱美梦。

王耀在空中一个侧翻,衣襟飘飘,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。他只是轻甩云袖,便在空中落了个花,又飘飘悠悠得下来,广寒宫中的月桂就顺着这段锦,滑落在地上。

一顾倾人城,

再顾倾人国。

鼓声惊堂,筝声咋响,他一袭青衫,一个回眸就是亘古不变的月光。他只是笑,不在意月凉如水,这亭下空明,印得水中藻,荇交横,唯竹影。悠远的低吟浅唱,穿越时空,横跨千古,拂过伊万的面容,似那江南春水色的缭绫,天上取样人间织。

宁不知倾国与倾城,

佳人难再得。

鼓声骤急,筝声渐没,似雨打浮萍,远远近近,听得到不真真切切,应隔了层屏风,宛若雾里看花。他摆动起自己的小臂,纤细的玉指,矫健的身姿却又妙曼地舞动着。

花瓣飘落了,顺着流水伴着轻舟,回转到金碧辉煌的庙宇,又被纸醉金迷的琴声荡开,只闻见铁蹄踏落了一地觥筹交错,它又飘飘悠悠地落在了滚烫的孟婆汤。梨花漱漱,空透的色彩,只是激起清酒的涟漪。千回百转,至此曲终。

王耀将小腿高抬过头,手臂微曲,微微睁眼,扬眉,笑靥如花。
时光,便在着一笑里,停滞了千年。

伊万的嘴唇微微颤动,他不敢打搅着种神圣,倘若可以,他愿以为之生命而赋予绝唱。
王耀挥动了一下云袖,这云软便划过他的额,他的眉,他的目,他的鼻。他用手抓住了,握紧了。

我爱你啊,千般万番。

匆匆而过,风吹动这满页书,
孤灯不明思欲绝,卷帷望月空长叹。

美人如花隔云端!

上有青冥之长天,下有渌水之波澜。
旁边是用小楷写得小字,

最柔的情,最硬的骨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非常费心的一篇,几乎是这段时间的最高质量……因为真的好难写啊啊啊啊啊
只有短短1000字,但是,一切尽在不言中啊。
诗句比较多,不标准了,一次性写在下面:
两汉李延年《北方有佳人》
宋苏轼《记承天寺夜游》
唐白居易《长庆集·缭绫》
唐李白《长相思.其一》
好累……变成鸽子汤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40)